太鱼_

2018第12周:保留意见

这周的周记我打算写一篇主打的想法,因为我遇到了几个不同但是有关联性的问题,决定再此理一理。


周三紫荆花


保留意见

  • 我遇到几件复杂的事情。具体不多赘述,仅陈列:

  • 周二得到消息,我们学院将正式变为书院。

  • 周五与人聊到,暑期社会实践学生队比院队好。

  • 周六同学问我,高考高那么多分,为什么来浙师大?


    这几个问题,好像没有关系。我后来反思,共同点在于,我发现我所在的学生会、学院和学校,在他人,有时也包括我自己眼里,并不值得称道。

追根溯源地想,我为什么来这所大学?为什么来这个学院?因为曾以为上不了浙工大健行学院,那就去浙师大的荣誉学院吧,反正都是在浙江综合排在前三的大学。好像差距不会那么大。

周一油菜花,后面是二月蓝


    但现在知道,就这点上,过去的我是错的。我们学校在工科方面的本科教学,是总体弱于工大的。那么我是完全错了吗?我觉得这很难判定。因为我不知道另一种人生会如何。人生轨迹划得越长,我对选择就得越发不透彻。

 “我要毁在这里了。” 我的室友说。

    但是连接过去一学期的点滴,我觉得还是难以评比。是的,在这里,生活条件差,校园设施一般,区位优势弱。而据我个人的经历,也是在这里,我接触到许多机会,平台不大,但容易为我所取用,同学不都十足优秀,但合得来。

    况且,挖掘最初心的初心,我填志愿前就对自己说,大学,看自己。我想要的,是对自己这个阶段的人生一个相对圆满的答案,弥补人生前18年的一些缺憾。

    所以,我持保留意见。并不能否认,过去或是现在的或是将来的我所做的决定,都不是完美无缺的。但是我不愿急着去争论,而是用更多的时间来寻找,我对自己生活的交代。

    换而言之,我想我现在没必要耿耿于怀我过去有没有做最好的决定,那不是最需要关注的问题,而是多花时间想想,现在如何做对我最好的决策。而只有这些正面的影响不断累加,才会引起命运的质变。

    现在我的回答是:我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过去的选择是好是坏,而是证明我可以把握自己的人生轨迹。余下的那些问题,留给更年长更有阅历的太鱼来回答吧。

周一植树节

在这里我想起了一段话:

Accept the things you cannot change, hav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you can, and have the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这是我初中时看《JL: The Flashpoint Paradox》动画电影中看到的,Barry的母亲给他的最后的话语。我觉得很有启发,以至于加入到初中时的日记里。

    高二时候,我读John Green所著的《The fault in our stars》中,也看到类似的话。那时才知道是有原文改编来的。

    大一我写这篇文字,又想到这段话。查了一下,来自Reinhold Niebuhr的《The Serenity Prayer》,了解了当时的时代背景。作为一篇美国6070后广泛传诵的祷文,在小说动画作品中多次出现也不奇怪了。即使是有神学色彩、断章取义的地方,也不妨碍我喜欢这段话,因为它帮助我回答了许多问题。

    也许,这也就是见诸世界的信念之一吧。宁静,安好。


周日和丁丁学长他们准备沙龙材料


学业

    这周的学习状态,得感谢周四从微博看到的app——forest。

    这是一个计时软件,来记录自己不看手机的时间,并给予虚拟奖励。我觉得这是把自制的好处实体化,是一个非常棒的设计。

    ACM集训队里,我应该是参加不了最近的组队比赛了,是水平不够必须要坦诚面对。听说同学有在打codeforce的比赛,我也应该多多关注起来。

    数模时间逐渐临近,而我看了学姐的代码,matlab还真的不了解,还得想办法。

作业有些拖延,继续加油提升专注力和执行力。

星期五电梯间被叫老师


杂绪

我的高数老师

    大一刚入学的时候,所有人都说,我们的高数老师很棒。上课我之后我也是这样觉得的,比如他坚持不用PPT,保持手写板书的风格教了十几年。他真的很敬业也教得很好。

第二个学期他上我们课开始用PPT。他说,最近几年查出肺部纤维化加重,跟用粉笔有很大关系。所以他开始学着弄了PPT,而且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上个学期他就已经在别的班开始用PPT了。或许这个学期是他向健康最后的让步。

但他依旧是那个爱数学爱教书的好老师,即使做PPT很累也要坚决要做自己风格的,上课依旧很到位。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省去了写板书的时间,讲课时间变长,让他更容易累了。而我们中途休息的次数真的变多了。


我依旧非常仰慕这位浙大的,专注的,而且不失风趣的老师。

星期一的傻瓜


周五寝室时间

    小英姐姐是我们的助理班主任,她的另一个身份是我们寝室的第七成员,时常和我们约饭聚会,也是暖场的好手。虽然我和她见面也约饭的机会不多,但是我有请教过她很多问题,各种方面的都有,时间越久越觉得喜欢她,是那种欣赏的喜欢。她虽然不是学霸风格的女生,但是也有自己擅长的科目,而且很有活力。我很欣赏这样的学姐,相信她也会成为一位超棒的数学老师。

    这周五我们聚餐,看到骆家塘许多苍老的建筑,我感到一丝忧伤。我想我现在能描述这种情感了。陈旧的事物给我的感受就是脆弱和即将逝去,可能是我还不够睿智,去面对生活的得失吧。

    周五晚上室友聚餐,一群朋友,平时互相照顾,偶尔一起一顿饭,平均消费29.00yuan。

    朴素,平实,安好,也许就是我的所欲所求了吧。

周一的乡村油菜地摄影师

愿景

愿生活善待我们,我持保留意见。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顺颂商祺!

 


2018第11周:苦难模式

    这篇周记是重写的,给我一个经验,不要在lofter网页上写。根据印象重写,而且时间已过十二点。

    记周记不容易,我想尽量做到简捷,更容易持续。主要意识流地记录一些我平时从来不说出口地事情,给自己一个反思回顾地过程。



学业

    开学第一周,生活步入正轨,我的愁爬上心头:

  • 算法竞赛水平落后

  • 数模matlab接触不够

  • 宣传部工作加重

  • 大二要不要留部

  • 把高学分的课学好

  • 买衣服

    简言之,我在竞赛绩点和工作之间,有些失衡。我最不想的是顾此失彼地应付了之,到头来一无所获。这个问题我还得花更多时间思考。

    哈,反正都是自找的苦难。

    这周的行动力与专注力不够,耗费很多时间在手机上。我觉得通过删除软件的方式来减少影响是治标不治本的,世界上有吸引力的事物很多。只有真正的提高自制力才是解决办法。接下来我还要在这方面下功夫。


杂绪

    最近经常遇到一个陌生人,根据我对自己的了解,我经常见到一般都是因为我喜欢。不过我怂,没胆搭讪。远处欣赏就好。靠近了要是发现了他的缺点,不就没意思了吗。

    有个学姐关注我微博很久了,不知道她看没看到我的列表。或许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是最好的现状吧?

    对不起阿辉,最近经常来没认真回复他。

    侃哥说的线下聚会,我的感觉是害怕又自卑,我不知道怎么去喜欢别人,也没什么值得别人喜欢的。

    对我而言,交友,是生活中比较小的部分,如果能认识到很棒的朋友我也会开心,但如果没有,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就像我平时基本不约饭,如果恰好在拥挤的食堂碰到认识的,我也会很愉快地坐一起吃。

    群聊不再参加了,其实大家都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大家,还是不要难为自己,尴尬别人了吧。聊天的需求,和有联系的朋友私聊一下,更有存在的感觉。不过这种需求好像也越来越少了。

    有件很羞耻的事情,我居然曾经想过帮一个这学期要重修很多门课的人辅导高数,但是我掂量了一下自己,第一我本身功夫就不到家;第二他又不是喜欢用功学习的人,我催他学习遭讨厌了怎么办?第三人家是211高校,难度肯定和我有区别的。这个想法,先藏在这里。


愿景

    一场独自一人的旅行,一份努力奋斗的结果,一段值得骄傲的经历。

    当然,还有我惦记了好久的躺椅。


你能看到这里真好,顺颂商祺!

当你的宝宝是个资本家


    在微博上看到片头“宝宝从哪来的”小片段觉得十分有趣就去了解了一下。一开始觉得很可能是上了年代的片子,还有些犹豫要不要看呢。不过所幸它是17年的梦工厂新片,我的无中生有的怀疑也就不攻自破了。

    我还是比较喜欢看喜剧的,主人公的设定非常搞笑。可是就我个人而言,我不是那种看到某某被某某欺凌而感觉好笑的人,即使反差十分夸张,一个打着尿布的小宝宝把身为哥哥的Tim耍得团团转,我觉得并不是很好笑。身为哥哥我还是比较有这方面共鸣的。(幸运的是我记忆中没有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仍然不喜欢。)我也相信很多当哥哥的人都会或多或少有所体会。尽管动画是很虚幻夸张的,那种情感的表现还是非常写实。

    除了情感,我觉的把小宝宝套上西装,摆出一副资本家的嘴脸,这和婴儿天真无邪的常规形象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反差,或者说,反差萌?宝宝是来自宝宝公司的,他的目标是升职加薪,有十分多的笑点值得点赞。而最后宝宝终于实现了目标,成为了大佬,走向了事业巅峰,却十分空虚。这个套路一目了然,但依旧管用吧。提醒在为了事业忙碌奔波的人们亲情的重要性。

   最后我提一个我发现的细节吧,宝宝老板其实一直没有名字,爸爸妈妈也都叫他baby,他的上司管他叫“被派去...的”。到最后老板真的变成一个普通宝宝降生的时候,他才有了名字。或许是某种设定吧,想想还蛮有深意的。

关于那些故事


1.故事过去了才叫故事,十一班的故事圆满结束了,而我总有一种直觉在告诉我现在还不是看故事的时候。
2.现在想起的,多是无数个夜晚,从透不过气地作业堆里挤出时间来写几段无足轻重的文字,那时候感觉,自己真是在做一件好像很伟大的事情,每每凌晨才停下笔,不知道哪来的成就感让自己在空寂无人乌漆麻黑的宿舍楼道里手舞足蹈,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和根本不搭理我的人绞尽口舌好像他帮我写一点字就是功德无量,不知道哪来的信念让自己挑灯夜战通宵达旦也要把今天的故事写上。但是事实是,这并不是什么伟大的事情,没欢呼没喝彩更没人津津乐道,甚至是我自己都会遗忘这两本没什么重量的日记。感叹一句时间真快,似乎就成了所有故事意义的全部。
3.我或许有点明白哈罗德跨越整个英国去见罹患癌症必死无疑的奎妮这件事的道理了。迎接哈罗德的不是也不必是欢呼喝彩,哪怕是半死不活意识弥留的奎妮,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做了一件不一样的事,然后可以去迎接新的生活了。这也就足够了。
4.故事过去了才叫故事,我也做过一件很不一样的事。现在,让它过去吧,生活还得翻到下一页。正如直觉告诉我的,现在还不是看故事的时候。

今日奇遇20170815


1.在学校团委办公室的时候,我正在按班级找我的团员资料袋。周围人声嘈杂,我定神一听,几个大叔大婶家长正对着手机大喊着,某某是几班的啊!
2.在学校不远处的路上,我顶着八九点钟的太阳往家走。突然一辆摩托车向我驶来,停稳。上面坐着一位带着袖套打着遮阳篷的老大娘。她的眼里焕发着我们上辈子怕是老相识的光,开口便是,“你考去哪里了?”我一愣,“你大学哪里读?”我还是愣着。尴尬了一个毫秒,我还是很礼貌地问出,“请问你是…”老大娘才告诉我她是同学外婆。看样子是“认识我”。
3.据说这位家长是那群在问自家孩子是几班的家长之一。
4.某种尴尬难以品味。😂

5.我在街角路口偶遇了可以用“低头”“耳机”“方形金属盒”来速写的小哥,能在这个人人都用脚丈量世界的人群中认出他,还是因为他是我同学。不过表面上我和他在一个次元,实际上他的意识还在方形金属盒中畅游,我们其实没有相遇。于是我想尝试一个无限概率事件,我悄悄地从他的八点钟方向靠近,迅速地朝他伸出探云手。不料我的计划暴露了,他可能凭借某种超感应能力发现了跟他不在一个世界的我的存在,并且及时做出了反应。那一刻,我像是站街撩客的妖艳货色,他像是清纯无辜的豆蔻小青。“居然被你发现了。”我怀着忧伤的小情绪径自离开犯罪现场。

6.我路过了经常消费的奶茶店,卷帘门还是半开着可能还没开始营业。不过我口渴了,就是那种多贵也不介意的渴。脑子还在好几种奶茶之间徘徊的时候,脚已经飘游到马路口斑马线边上了。我的眼睛目睹了绿灯盼着我的脚刚好踩到斑马线,一言不合就变红。可能是天意,我应该回去买奶茶。脚与脑还有红绿灯如此周旋了四五个回合。我并没有喝到任何解渴的东西,黯然选择放弃挣扎。卷帘门半开的奶茶店,渐渐消失在我的背后,好像里面没有人存在一样。